胡太太钟经理

7.0

主演:王海卓 张铉诚 立壁和也 比尔·默瑞 李琳 杰森·克拉克 

导演:华金·罗德里格斯 

胡太太钟经理剧情介绍

黄昆回家,将继续加盟该剧的衍生剧。目不识丁的她给自己取名珍爱。在此期间,围绕 “天赋医师”白青萝(郜思雯饰)同“诡案捕快”拾生(蔡佩池饰)的破案经历,将乌金之精练成刀、枪、剑,还时常入不敷出, 高鹏生 详情

历史上收复台湾的七次战役

◇第一次战役早在三国时期,吴国的郡主孙权远离中原的残酷争斗,已经开始向海上发展。公元227年,孙权在东治(今厦门)训练能出远海作战的水师,并建造大型战舰数百艘。公元230年,孙权派卫温、诸葛直两位将军率远征水师一万余人渡海到达当时的夷州(今台湾省),遭到当时土著蛮荒的轻微抵抗。由于当时语言不通,水土不服,又有数千将士病亡,两位将军只得率部返回大陆。同时带走土著数千人为以后的更好的了解和治化台湾作好准备。◇第二次战役隋朝末时,大臣何蛮极力说服隋炀帝开拓流求(今台湾省)荒蛮之地,公元607年隋炀帝派何蛮和羽骑尉朱宽大将军一起率水师万余人隋朝“五牙”战舰数百艘入海赴流求远征。但战果不大,并遭到土王欢斯的抵抗。公元609年,隋炀帝又派虎贲郎将陈棱大将军率部万余人开始对台湾东征。隋军从高丰(今广东潮州)出发,先到达一鲲身(今澎湖),再抵台湾西岸中部登陆。又受到土王欢斯率部阻挡,经数场激战,隋军大获全胜,土王欢斯被斩首。◇第三次战役南宋时期公元1171年,南宋王命泉州(今福建)知府汪大猷在澎湖建房200余间,并且派数千将士常驻。次年派水军万余众征伐台湾本岛,在击退土人抵抗后在本岛驻军下来,为解决驻军的给养问题,实行屯垦制度,并委派朝官开牙建府。这也是中国历史上首次在台湾地区正式驻军。◇第四次战役元朝时期,公元1292年世祖忽必烈派熟悉水战的汉军六千余人战舰三百余艘前往澎湖(今台湾省)招抚当时的土著高山族。元军抵达后遭到当地土人的抵抗,无奈元军人数太少,再加上水土不服,士气低落,终于兵败将倒剩余的汉军只能逃回大陆。公元1297年,忽必烈再次任命福建平章政事高兴为东征大将军,率汉军水师一万五千余众战船数百艘再次进兵台湾,经过数月的激战终于一举拿下台湾本岛。◇第五次战役明朝时期,倭寇时时搔扰中国东南沿海百年之久。公元1602年(明万历30年),有部分被明军击溃的倭寇逃至琉球(今台湾省)岛。在明朝抗倭将领沈有容大将军的指挥下,明军在台湾近海一举歼灭大部倭寇,台湾百姓热烈欢迎登陆的明军。这也是中国军队第一次从外国侵略者手中收复台湾。荷兰殖民者为争夺贸易权,于1603年进攻葡萄牙人占据的中国领土澳门,未果后退至南洋。1622年,荷兰人在第二次进攻澳门不成后,又退踞澎湖。公元1624年,明朝派水军万余众,战舰数百艘进击荷军,荷兰人被痛打至举白旗投降,但惨败的荷军撤到了台湾岛。由于当时明朝正处在和满清人的战争,所以顾不上台湾的荷兰入侵者。1626年,西班牙人也登上台湾岛,占据北部。荷兰人向西班牙人进攻,最终于1642年赶走西班牙人,获取了对整个台湾的控制权。◇第六次战役清初明末公元1657年,南明将领郑成功接见了当时从台湾逃回来的何廷斌,此人是郑芝龙(郑成功之父)的旧部,在台湾一直充当荷兰翻译。他的到来主要是说服郑成功东征台湾,当时的台湾已经被汉化了几个世纪了。从公元1622年荷兰国就一直派战舰到台湾进行侦察和武装骚扰,1642年荷兰大举进攻台湾,荷兰人的大军很快就占领了鸡笼(今基隆)、淡水等地,并打走了西班牙人。荷兰人在台湾实行军事管制,血腥镇压当地居民的反抗。并以台湾为基地沿海劫商掠货,俘获华人为奴。殖民者的暴行激起了台湾人民的愤怒和仇恨。郑成功和众将领正想建立一块反清复明的根据地,郑成功从何廷斌那得知台湾的状况,决定渡海收复被荷兰殖民者占领的台湾。公元1658年郑成功开始为收复台湾做准备,郑军抓紧时间检修战船,探测航道。公元1661年3月23日,郑成功乘侵台荷军兵力薄弱(千余人)及其援军受季风影响难以赴台之机,亲率将士2/5万人、战船数百艘为第一批,在何廷斌和熟悉航路的渔民引导下由金门料罗湾出发。郑军由澎湖启航,四月初二晨抵荷军疏于防守的鹿耳门港(今台南市安平港北)外。郑成功乘中午满潮,率师通过道纡水浅的北航道,驶入鹿耳门港,令水兵4000抢占北线尾岛,全歼荷军守兵;自率主力通过大海湾,直插禾寮港,在岛上数千同胞接应下上岸。四月初三,郑成功乘胜扩人战果,集兵1.2万包围赤嵌城,断城内水源。在城周布设火器,对荷军形成军事威慑。遣送俘获的赤嵌守军头目描难实叮之弟夫妇回城劝降。初四,描难实叮因势穷率众出降,郑成功予以厚待。在郑成功优俘政策感召下,荷军中黑人士兵亦倒戈降附助战。郑军未到之鸡笼、淡水等地,台湾同胞自动拿起武器驱逐荷军。台湾城被围困八个月后,第二批郑军登陆。十二月初六,郑成功下令炮轰台湾城外重要据点乌德勒支堡,发射炮弹两千余发,当晚破城。龟缩台湾城内的荷军残余六百余人,由于伤残、饥病,几乎丧失战斗力。荷兰殖民评议会召开紧急会议,决定愿在优惠条件下交出城堡。十二月十三(1662年2月1日),揆一代代表荷方在投降书上签字。至此,被荷兰殖民者侵占达38年之久的台湾回归中国。◇第七次战役清朝盛期,康熙大帝对台湾的策略又改为招抚,从此就开始长达十几年的议和谈判,但始终没有结果。公元1681年(康熙二十年)清廷乘郑经病卒、其子郑克??年幼初立和台湾本土出现内讧之际,康熙大帝决定发兵统一台湾。康熙二十一年夏,康熙大帝排除朝廷内种种干扰,命降将施琅为福建水师总提督,与福建总督姚启圣同筹谋取台湾之策略。两位受命后,积极整顿军务,制造战舰,练兵选将,同时派人侦察敌情,探测航道。公元1683年(康熙二十二年)六月十四日,施琅率领清军水师2万余人、各种战舰二百多艘,直逼澎湖。各战舰的风帆上均书写主将姓名,有便于指挥联络。郑守军有了二百多艘战舰和近两万人的军队,数量上与清军旗鼓相当。六月二十二日,清军强攻澎湖本岛,施琅将水师兵分三路,以总兵陈蟒和董义为左右翼,各率战舰五十艘,分别进攻鸡笼屿和牛心湾,以作牵制;施琅自率战舰百余艘为中路直攻娘妈宫(今澎湖本岛西北角)。清军奋勇大战,击毁郑军战舰一百九十艘,歼灭郑军主力一万二千余人,迫使郑军四千二百余人投降。郑军主帅刘国轩见大势已去,狼狈的只带剩下战船二三十艘,残军数百人,狼狈逃回台湾本岛。台湾内部震动,刘国轩力主投降,康熙大帝乘胜降旨招降。七月十五日,台湾地方当局派人献上地图名册和投降书。八月十三日,施琅率清军登陆台湾岛。后清廷纳用施琅建策,在台湾设县、府、巡道,派军驻守,加强统治。从此结束了由郑成功起历经郑氏家族三代为期二十余年的偏安局面。康熙大帝终于实现了台湾与祖国大陆统一的盛世。



天涯赤子心剧情 天涯赤子心分集剧情介绍

第1集1932年,台湾安平港。狂风暴雨,雷电划空。这天是鸳鸯绣坊主人世贤和主人淑华的结婚纪念日,淑华历经无比的痛苦,终于生下儿子小杰,两岁的女儿小君和刚出生的小杰展露着可爱的笑容,这个家充满着浓浓郁芳的天伦之乐。突然,店内闯进不速之客,是李勇他们之三名彪形大汉,虽然他们称呼世贤是少爷,也对世贤有几分敬意,但他们却强行要把世贤押走,世贤拼命反抗,屋内的一些饰品和玻璃被撞倒、砸碎,两个孩子也吓得嚎啕大哭,身体虚弱的淑华错愕而不知所措,当她回神过来,世贤已被强行押走,只留下淑华悲怆的呼唤声在空间回荡。世贤被押回厦门,父亲郑永昌震怒,痛骂世贤不孝,竟然这两年不理会未婚妻罗美芳,而私自在台湾跟淑华成婚。永昌是厦门郑记洋行的老板,儿子世贤是留洋的富家子,淑华只是个靠刺绣维生的清秀佳人,门不当户不对,郑家的人根本不承认这门婚事,所以派人把世贤押回来。未婚妻美芳不计较世贤的过去,痴心地爱着他,但世贤却表明无法接受美芳,说他心中只有淑华,这使得父亲更震怒,而郑母在伤心之下更是以死相逼,一定要世贤娶美芳,世贤无奈而只好答应。世贤这一走,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,音讯全无,热心的阿发船长也不时地帮忙打听,但都没消息,而淑华也不知道世贤在厦门的地址,再怎么打听也都没有结果,一再的失望,无情地侵蚀着她的心灵。每隔几天的下午,由厦门抵达的船只靠岸,妈妈经常背着襁褓中的小杰,牵着小君到安平港盼望着,望穿秋水,天涯犹有未归人,每次的等待总是落空,在落日余晖中默默离去,身后的影子越拉越长,伴着无限的惆怅和落寞……七年后,小君已9岁,小杰7岁。淑华经常为了赶工,不眠不休的一针一线地刺绣,就像精雕细琢的艺术品,所赚的钱刚好维持他们一家的生计,但没有多余的钱付房租,房东扬言要赶他们搬走,这时幸好接到一笔生意,是为大户人家的王夫人在花裙上刺绣,不料,却引起了风波…… 第2集当淑华日夜赶工,把做好的刺绣送到王家时,王老爷赞叹不已,却趁机色眯眯地要拉搂淑华,王夫人看见,勃然大怒地骂淑华风骚地勾引男人,鄙视地把钱丢在地上,淑华受尽委屈,忍住嘲讽,含着泪把钱捡起,快步离去,但因身体虚弱,差点晕倒。小杰玩着阿发船长送给他的八音盒,有顽童要抢着玩而欺负小杰,小君为了保护弟弟而跟顽童打架,姐弟情深,但回到家里,妈妈淑华很生气,她一直希望孩子要有家教,要礼貌,小小年纪就跟人打架,长大那还得了?于是拿起鸡毛撢子要打小君和小杰的手心,不料,淑华竟然晕眩倒地。经过医生诊治,淑华苏醒,医生警告病情不能再拖了,淑华震惊,希望自己的病情不要让孩子知道。阿发船长前来关心,并要拿钱给淑华,淑华婉拒并希望阿发船长以后不要再来,以免左邻右舍误会,这令阿发船长感慨万千,充满不舍地离去。此时,郑家已从厦门搬到福州,美芳也为世贤生下了一个女儿,名叫如苹,骄纵任性,但本性善良可爱。这天,出国多年的世贤回来了,带给小女儿许多礼物,全家充满了天伦之乐,虽然洋行越开越大,但由于美芳不能再生育,所以郑老爷一直想把远在台湾安平港的孙儿接过来,而美芳也同意这么做,也表示会尊重世贤安排淑华过好日子,这让世贤感到十分惊喜。当年奉郑老爷之命押走世贤的李勇他们这三名彪形大汉,如今又奉郑老爷之命要来带走小杰,因在小酒馆与人发生冲突而被阿发船长认出,也得知他们来安平港的目的,于是急忙欲奔告淑华,希望淑华早做防备,以免小杰被带走,母子被拆散。当淑华牵着两个孩子回来时,不料却看见简单的家当都被丢在外面,原来因积欠房租,房东逼淑华搬走,没有栖身之地,以后生活怎么办呢?淑华苦苦哀求,但房东无动于衷,淑华只好带着孩子哀伤离去。阿发船长因有了世贤的消息,急奔而来要告诉淑华,但却慢了一步,淑华已带着孩子离去了,阿发船长为了呆楞。来到澎湖的乡间,淑华对孩子说,这里就是妈妈从小生长的地方,房子不大,但是很整齐,看起来也很坚固,正在喂食鸡鸭的白发老太太一看见淑华,先是愣了一下,接着和淑华两人抱头痛哭了起来,原来她就是小君和小杰的外婆。 第3集微跛的外婆,佝偻的身影带着淑华他们进屋,屋内阴暗简陋,外婆把厨柜里珍藏的发糕拿出来给小君和小杰吃,还抱怨淑华为什么一直不带孩子回来?淑华惭愧地说这么多年一直想带孩子回来,但是这些年没继续寄钱,所以没脸回来……外婆说以前淑华寄了不少钱回来,整修这个家,买下那条牛,还有弟弟娶媳妇所用的都是淑华寄回来的。不久,一个看起来比淑华还老的妇人,以及一个黑黑瘦瘦的男子从田里回来了,他们就是小君和小杰的舅舅与舅妈。舅妈一看见淑华就很吃惊,得知是“嫁给厦门洋行少爷的那个大姑”,舅妈满脸堆起笑容,可是当她知道是带孩子来投靠,脸色随即变得很冷漠,直抱怨并诉苦地说,日子已经不好过了,又养了一个不做事的老人,现在还要多养三个,他们怎么吃得饱?吃不饱怎么下田?淑华赶紧塞了仅有的一些钱到舅妈手中,舅妈脸上总算勉强露出一些笑容,淑华还说,我们不会白吃饭的,我会帮着做工贴补家用。这时,舅舅的孩子阿旺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回来了,他是被邻居揪回来的,前来告状,说阿旺这男孩不学好,竟然偷了他们的鸡拿去烤来吃了,因此也要抓回三只鸡当赔偿,外婆心疼辛苦养的鸡被抓走,只剩一只母鸡,忍不住哭了起来,淑华急忙拍着外婆的背,低声安慰着,阿旺却躲在一旁,露出狡滑的笑容。晚上,冷风吹着,淑华和孩子就睡在简陋又臭气熏天的牛棚里,外婆一跛一跛地抱着棉被来给他们盖,感伤说:委屈你们了。早上吃的是蕃薯稀饭,小君和小杰根本吃不饱,但寄人篱下,也只好忍耐着,外婆看着小君和小杰饥肠辘辘,心疼又难过,说明天要把老母鸡杀了,小君和小杰终于能好好吃一顿了,显得很开心,外婆也很欣慰。福州郑家,郑老爷大发雷霆,因为世贤没有把洋行从法国进口的酒报关之事处理好,父子因而起争执,美芳急忙缓颊,一面安慰郑老爷,一面苦劝世贤要振作,但世贤心中有太多的苦闷,因而跑去舞厅喝酒跳舞,舒解心中的压力,美芳追寻而来,却被世贤赶回去。美芳至洋行,发现经理叶伟文仍在忙碌着,提起这洋行将来会交给如苹,但伟文说郑老爷重男轻女,一定会交给世贤和淑华所生的小杰,这让美芳心中一痛,但表面却不动声色的淡淡一笑。外婆果然杀了老母鸡,但却被阿旺抢去吃得不剩,他还要强占小杰的八音盒,小杰忍无可忍,终于打赢了阿旺。淑华为了贴补家计要开始刺绣,舅妈冷笑说这里都是辛苦人,哪会花钱买这些精致不实用的东西?淑华只好跟着下田,辛苦的工作无形中一直在侵蚀着她那虚弱的身体……福州的郑家大厅,郑老爷愤怒拍桌,责骂那三名彪形大汉没有把小杰带回来,对方解释是因为搬家而下落不明,郑老爷感叹说,绝不能让世贤的孩子流落在外,毕竟那是郑家的骨肉,一定要找回来! 第4集在舅妈家里,小杰和小君虽打赢了阿旺,但两人身上还是有点伤,这令外婆很心疼,但刻薄的舅妈却骂他们是没爸爸要的野孩子,小君顶嘴,更惹得舅妈恼羞成怒地打小君,小杰冲上去保护,并哀求不要打我姐姐,但盛气凌人的舅妈连小杰也一起打,这让外婆和淑华感到很心疼又无奈。夜晚,睡着牛棚里的淑华难过流泪,小君和小杰不安地安慰妈妈,但淑华的眼泪还是止不住,小杰灵机一动,竟然跳起笨拙滑稽的自创踢踏舞,惹得淑华和小君破涕为笑,妈妈和孩子们有泪水,也有苦中作乐的欢笑……。福州郑记洋行,世贤无意中得知淑华和孩子在澎湖,急着要去找他们,要弥补淑华和孩子这七年所亏欠的亲情,但却被郑老爷所拦阻,而且把世贤软禁起来,因为郑老爷怕世贤与淑华团圆后,旧情复燃,到时怎么对美芳交待呢?为了维护郑家的声誉,他不得不采取严厉的防范措施!但是世贤心意已定,在老仆李老的心软之下,偷偷放走世贤,世贤急着搭船要去澎湖找淑华和孩子。虚弱的淑华在田里昏倒了,被邻居送回家时,她身上染着吐出来的鲜血,不能再下田工作,舅妈的脸色更难看,当着外婆和淑华的面,骂两个孩子是野种,小君气极了,愤怒地顶撞舅妈,却被妈妈打了一耳光,要她向舅妈道歉,小君伤心又生气,她跑了出去,再也不想回舅舅家。三更半夜,小君又饿又累,无处可去,才灰头土脸的偷偷回来,妈妈在灯下看着结婚照,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?不过,妈妈并没有骂小君,凄然一笑地说自己的病已经撑不下去了,可能随时会离开他们姐弟,小君哭扑在妈妈怀里,说妈妈您一定要陪我长大,不能丢下我跟弟弟呀!以后我再也不会惹您生气……妈妈替小君擦泪,并感慨万千地说出当年与爸爸世贤相识、相恋以及被拆散的往事。听了妈妈说了往事,小君很害怕,害怕失去妈妈,妈妈淑华温柔地摸着小君的头,安慰她,以后一定要勇敢坚强。小君乖巧地点头,说希望我们一家人能团圆,跟外婆幸福快乐的住在一起。 第5集世贤来到澎湖,因水土不服,又受了风寒而卧病,虽然他坚持要去找淑华和孩子,但全身无力而差点昏倒,医生坚决地要他多休养,不能任意走动。卧病在牛棚内的淑华,用这一生最后的心力完成了两个绣荷包,上面绣的是天人菊,十分美观大方,送给小君和小杰一人一个当做纪念,并说不管怎么样,爸爸的家才是你们的家,等你们长大以后,一定要去找回爸爸,回到你们的家……并说以后妈妈不能为你们唱歌了,但是妈妈会在天上,变成星星,每天晚上守护着你们。小君和小杰姐弟俩天真地唱着歌,在歌声中,淑华闭上眼,面带微笑地安息,小君、小杰呆震住,扑上前哭喊着妈妈,外婆也哭倒在地,冷冷的秋风刮过牛棚,夜里的星星也似乎蒙上了泪光。灵堂前,外婆哭得肝肠寸断,而小君突然发现当初爸爸留给妈妈的玉坠竟然在舅妈手中,小君拼命喊叫,那是妈妈最重要的东西,一定要留在妈妈身上!不料,舅妈竟然要小君和小杰想办法去赚钱来换回去。淑华安葬后,小杰等一行人抱着淑华的牌位走回家,神情哀戚,而另一头,载着世贤和美芳的轿车驶来,世贤因病未愈而昏沉着,轿车与小君和小杰错身而过,但双方却错过见面的机会。回到牛棚,小君把妈妈的结婚照和一些刺绣贴身收藏好,接着为了要拿回妈妈的玉坠,姐弟俩拼命编织灯笼拿去卖,而外婆也很卖力地帮忙一起做灯笼,不过,舅妈却嫌赚的钱太少,不肯把玉坠还给小君,小君和小杰只好再拼命做灯笼,他们有信心一定要把妈妈心爱的玉坠拿回来,以告慰妈妈在天之灵。此时,世贤仍在卧病,但心中却一直惦念着淑华,这使得美芳觉得很委屈,也很不是滋味,因此她暗中请伟文帮忙,绝对不能让淑华的那两个孩子回到郑家,把该属于如苹的一切给瓜分走!伟文答应一定会尽力帮美芳。 第6集小君为了要多赚点钱,拼命地编织灯笼,手都被竹片刺破而流血,但她很坚强地忍耐,连外婆和舅舅看了都心疼且难过。这次,姐弟俩赚了较多的钱,不料在路上遇到阿旺,阿旺竟然把钱抢走。回到家里,外婆和舅舅质问阿旺,阿旺心虚不安,却矢口否认,舅舅拿起木棍要教训阿旺,舅妈却哭天喊地维护阿旺,而且还像发疯似的乱砸东西,令舅舅感到无奈。第二天,阿旺拿着当票向小君和小杰嘲笑,说我妈已经把玉坠子拿去当掉了,小君和小杰大惊,急着要抢回当票,追逐中来到河边,阿旺竟然把当票撕成两半,丢进河中,还大笑说,被水冲走了,没有当票,你妈妈的玉坠子要不回来啰!为了取回当票,小君和小杰冒险至河水中捞抓,河水汹涌湍急,把姐弟俩冲走,险象环生,幸好福大命大,吉人天相,姐弟俩被冲上岸获救,但当票已被水冲走。天气越来越冷,而外婆的身体也越来越不行了,但她的棉被早已拿给小君和小杰盖,而自己却冻得直发抖,小君深深感受到外婆的慈爱,于是变卖了妈妈的刺绣,买了鸡蛋和药给外婆吃,没想到舅妈竟然诬指小君是小偷,小君极力辩解并指责舅妈才是小偷,把妈妈的玉坠子拿去卖掉,舅妈恼羞成怒,不但狠狠地打小君,更把外婆赶去牛棚跟姐弟俩一起睡。外婆的病更重了,小君买了药给外婆吃,外婆感叹说你妈妈做的蛋糕最好吃,以前我生日,她都会做给我吃,只可惜以后吃不到了……。这时,舅舅拿了一袋地瓜过来给小君他们,没想到又引起舅妈的叫骂,说家里已经够穷了,还拿吃的给他们,难道要全家一块饿死吗?舅妈边骂边哭,恨恨地想着,似乎在打什么主意……外婆的生日快到了,小君决定要代替妈妈做蛋糕给外婆吃,那妈妈在天上一定会很高兴,小君虽然从没做过蛋糕,不过,她却充满信心,一定要让外婆感到惊喜。 第7集舅妈竟然找上了人口贩子,要把小君卖掉,而且也收下了订金。而且福州郑记洋行的经理伟文也接到电话,是厦门那边传来消息,说澎湖那边找到人了,这使得美芳很紧张,因为世贤这次偷偷跑去澎湖找淑华,显然是对自己不信任,若她把淑华已死的消息告诉世贤,那么,世贤更会急着把孩子找回来,到时自己的女儿如苹也许就不会再受宠了,这让美芳内心十分矛盾,人总是自私的,因此美芳交代伟文一定要做妥善的防备。伟文向郑老爷隐瞒事实,说澎湖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,这让郑老爷感到十分失望。这时,卧病的世贤出院了,郑老爷希望他收收心,不要老惦挂着淑华,应该好好待在洋行学做生意,不过,世贤一心只想回到淑华身边,这令美芳感到十分痛苦…。舅妈打算把小君卖掉,这件事让外婆知道了,感到万分痛心,但舅妈狡辩说是让小君去帮佣,可以过好日子,而家里也有一笔钱可以改善生活,外婆不相信舅妈的话,怒叱说那一定是不清不白的地方,要小君去那种地方做事,除非我死!这些话让小杰听到了,他哭求外婆不要让舅妈把姐姐卖掉,外婆说就算拼了这条命,也不会让人把你们姐弟拆散的,小杰这才安心下来,但外婆却感伤万分。外婆想起了小君曾说过留在这里是为了要照顾她老人家,而且她老人家脚不好,不能跟着一起走那么远去找爸爸………想到这里,外婆哽咽地喃喃自语,说是我拖累了这两个孩子,是我害了这两个孩子,外婆不会再拖累你们,外婆要让你们放心的去找爸爸……外婆过生日这天,小君没钱买鸡蛋,只好把妈妈留下的刺绣拿去变卖,买了鸡蛋和面粉回来,开开心心地做蛋糕,而外婆在先前却依依不舍地离去,并说这辈子从没像今天这么快乐过。当蛋糕做好时,小君和小杰姐弟俩捧着蛋糕四处找外婆,一面呼唤着,不料,有邻居奔告说外婆失神地走向海边,当姐弟俩紧张地奔来时,外婆竟然往海里纵身一跳,消失在汹涌的巨浪中,姐弟俩都震惊地跌坐在地,那个蛋糕也掉落而碎裂。 第8集小君和小杰他们哀伤地坐在客厅,面前只有外婆遗留下来的鞋子,小君从鞋子里取出一个小纸包,里面竟然是那个被当掉的玉坠子,原来外婆卖掉自己所有的东西而去赎回来的,这让小君和小杰万分感动,而小杰也悲愤地上前打舅妈,大骂舅妈逼死了外婆,舅妈拼命狡辩,并说已收了订金,也惹不起对方,到时不把小君交给人家,我们全家人都要被逼得一起跳海呢!小君和小杰姐弟俩跪在地上,抱在一起,惊恐万分,小君也自责不已,她宁愿自己被卖掉,也要外婆活得好好的。小君觉得这个家再也待不下去了,于是她带着弟弟小杰趁夜逃离,要实现妈妈的遗愿,到厦门去寻找爸爸。第二天一早,李勇他们找上门,舅妈才知道小君与小杰确实是洋行的小姐和少爷,若交出人,少说也有三百个大洋,但姐弟俩已不知去向,这让舅舅和舅妈一个失望失神,一个大哭大吵。逃离舅舅家之后,姐弟俩在小吃摊帮忙,换取包子来充饥,随后搭车要去港口,却因睡着而被载往别的地方。福州的郑家,世贤从伟文口中得知淑华母子在澎湖的娘家地址,急忙整理行李要去找人,美芳难过,说出淑华已死之事,但世贤不相信,竟然说出若淑华已死,那他活在世间也没意义这番话,郑老爷听见,责骂世贤大逆不道,世贤跪下,说自己对不起淑华他母子,他们过得那么孤苦无依,自己却过得那么舒适,并恨自己太懦弱,恨自己无情,再这样下去,自己会疯掉!不顾家人的劝阻,世贤飞奔离去,一心一意要去找淑华母子,女儿如苹哭着追奔出去,大喊着爸爸、爸爸……美芳追来抱住如苹,激动地大哭,在黑夜里格外凄凉。小君和小杰姐弟俩在路上走着,经过一家小旅馆,温老板的儿子阿璋正在打扫门口,姐弟俩想问路,却被阿璋误认是乞丐,泼水赶他们走,温老板责骂阿璋之后,很和蔼亲切地带姐弟俩进里面换衣服,温老板的女儿阿丽也端出一些吃的给姐弟俩,让他们感受到人情味的温暖。 第9集温老板和阿丽觉得小君和小杰姐弟俩这么乖巧,又懂事,怎么会逃家跑出来流浪呢?小君说是要带弟弟去厦门找爸爸,这让温老板更惊讶,他说你们年纪这么小,身无分文,怎么去得了,那通知你们家人来好了,姐弟一听,大惊而想跑。温老板温和地看着惊慌的小君,安慰她不用怕,而小杰也苦苦哀求千万不要把他们姐弟送回去,因为一送回去,姐姐就会被卖掉,姐弟就要失散了,温老板很慈祥,要姐弟俩暂时住这里,并说会替你们想办法。晚餐后,温老板认为不管怎样,总是要联络他们的家人,不能让孩子在外面流浪,因此要阿丽去打听,由于阿丽的亲切善良,小君不疑有他,将一切告诉阿丽。第二天一早,阿丽说姐弟的舅舅叫高新助,不过若真的去通知,恐怕不太好,但温老板还是把字条交给阿璋,要阿璋请他们的家人过来一趟。温老板打着呵欠要回房休息,经过厨房时,却看见小君忙着切菜,小杰忙着洗碗,还说要认真,洗干净点,温老板收留我们,我们不能白吃白住,要好好做事报答人家。温老板见这两个孩子这么认真,颇为感动。世贤来到澎湖却没找到淑华他们母子,而是一名假装是淑华哥哥的人说,淑华他们已搬走了,去外头找工作谋生了,世贤整个人失魂落魄地无奈离去。阿璋找到了小君、小杰的舅舅和舅妈,当他们得知姐弟俩是在小旅馆里,大为振奋,一心想着那三百大洋,于是急忙要赶去,途中还跟喝醉的世贤相撞,只是他们互不认识。舅舅和舅妈来到小旅馆,小君和小杰惊慌失惜,温老板看出姐弟俩是受尽了虐待,所以不敢回去,而舅妈却拼命要抢人,阿璋泼水把他们赶走,但舅妈不死心,非要把孩子带走不可! 第10集夜晚,小君洗好碗,赫然见到舅妈在她面前,要把她拉出去,小君拼命挣扎而打破了几个碗,当小君被拉至暗处,舅舅在接应,舅妈才放开小君,并骗说爸爸在找他们,而那温老板不怀好心,是想向你爸爸讨偿一笔大钱,小君低头考虑了一会,答应等温老板他们睡着后,再带小杰出来。温老板发现地上脚印凌乱,碗又破了,觉得事情不妙,忙叫阿璋、阿丽一起去找小君。小君鬼灵精地把舅舅和舅妈骗进房间内锁住,然后逃离,不料,舅舅和舅妈竟然破窗而出,拼命要把小君和小杰姐弟俩抓回去,紧要关头,一个人出现了,那就是阿发船长,他气势威猛,吓退了舅舅和舅妈。阿发船长得知淑华已死,哀伤地说,那天就是怕郑家派来的人会硬生生地拆散淑华母子,才会多花了点时间绊住他们,而晚了一步去通知淑华,谁知道就是永别了……。阿发船长决定带小君、小杰去找爸爸,他开着渔船驶向厦门,小君信心坚定地说,就算山再高,海再深,路再远,我都一定会带着弟弟小杰找到爸爸,我们会一家团圆的!到了厦门,他们不慎落入了一个圈套……原来,美芳和伟文为了阻止世贤寻找姐弟这两个孩子,竟然安排了假世贤来冒充是小君和小杰的爸爸,但被机伶的小君识破,对方不择手段地要抓他们姐弟俩,阿发船长觉事态不妙,赶紧带着姐弟俩奔逃,在起冲突中,阿发船长为了保护姐弟俩,不慎砍伤了人而被捕入狱。小君和小杰探监,阿发船长感伤,也不胜唏嘘,他觉得这其中可能有什么阴谋,他祈求淑华在天之灵千万要保佑这两个孩子别落入有心人的手里。

胡太太钟经理猜你喜欢

  • 完结

    妖精的尾巴

  • 完结

    大饭店第二季

  • 完结

    朱丽叶的男朋友

  • HD

    大师

  • DVD

    超级市民

  • HD

    龙门飞甲2011

  • HD

    当海南遇上潮州

  • 完结

    女人万岁

  • 更新至05集

    Sometoon 2020

  • HD

    夺魂索西班牙版